4006-020-877

媒体报道:来自北京七田真家长的一篇文章

发表时间:2014-01-15    发布人:     浏览:3780
      一次在书店闲逛的时候看到一本叫做《七田真0-6岁育儿法》的书。该书的作者七田真先生是教育学博士。他从1958年开始在日本从事幼儿右脑教育工作,1978年成立了七田研究所,并建立了实施右脑教育的七田幼儿教室。目前在全世界已建起500多所七田教室,学生总数约4万多名。据书中介绍,七田真教室已经于2010年进驻中国,我便给自己的孩子报名参加了北京的七田真教室,如今孩子已经上了半年的课程,看到他在理解力,记忆力,逻辑思维等诸多方面的长足进步,我在高兴的同时,也从内心感谢那位将这一日本优秀的幼教法导入中国的有识之士,他就是目前担任七田真国际教育CEO的马思延先生。前不久,我在北京七田真教室聆听了一次马老师的演讲,并在演讲之后采访了他。

 

    辞去企业高管,投身于幼教事业

马老师毕业于北京大学物理系,又在清华大学近代应用物理系读过研。1987年他参与了方正集团的创立,之后在日本工作过一段时间。1993年起他进入美国公司彭博资讯,一直干到该公司亚太区的运营总裁。有着如此高学历和辉煌职历的马老师后来为何转行投入到不怎么赚钱的教育事业的呢?又怎么想起把日本的七田真早教引入到中国的呢?

“我进入彭博资讯这家美国公司时,它还是个名不见经传的小企业。我们埋头苦干了十几年,把它变成一个世界500强的大企业.我当时的老板迈克尔布隆伯格,后来成为纽约市的市长。我看着自己很尊敬的老板弃商从政,变化如此之大,自己开始想,我是不是也该改变一下?因为一做到企业高管,我的事情反而越来越少,这样令我很不甘心。

2005年开始,我就开始关注起教育,想在教育方面做些事情。这样是受了我的一个朋友的影响,他叫大前研一(素有“战略先生”之称,被英国《经济学人》杂志评选为“全球五位管理大师”之一,是少数获得国际肯定的东方管理大师。笔者注)最起初是他领着我进入了教育这个行业。他做了很多企业,也出过很多书。但是最后他自己的落脚点就是办了一所大学,即大前研一商学院。该商学院同时也是个上市公司。我发现特别有意思的是,他把教育事业和一个企业非常有机地结合起来了。上市公司是个学校,学校对社会做出贡献的同时又有经济效益。大前研一邀请我在他的学校里当教授,因此而能经常参加他们的教授会。我特别喜欢那里的气氛。因为出席的人都是一些大前先生的旧知、好友以及社会名流。我在想,能把自己的社交圈、事业圈、经济圈结合在一起的事业,非此教育行业莫属。

在大前先生的影响下,我开始把目光朝向成人教育方面,比如说MBA这个层面的教育,但在后来的研究中我渐渐发现,对于一个人影响最大的时期应该是他的婴幼儿时期。而对孩子成长影响最大的是他的父母,父母用什么样的理念,以什么样的方式,以及靠什么样的工具和环境去接触和教育孩子非常重要。在这个过程中,我发现了七田真这个品牌。他在日本也是婴幼儿教育的佼佼者,在幼教领域几乎占到日本的三分之一的市场份额。跟七田真接触之后我惊奇的发现,他们在中国大陆还没有直接的代理。当时我就跟他们谈,把这个代理权拿了下来。2009年我辞去彭博资讯的工作。作为日本七天教育研究所在中国内地的运营管理公司,代理七田真早教胎教机构的特许经营、著作翻译出版、教育产品研发以及销售等相关事宜。”

 

 七田真幼教的主要特点是什么呢?

“我认为它是一个源于东方传统文化的教育理念,经过几十年的实践,七田真建立了一套方式方法,包括很多有特色的教具。其主要的特点为:一是开发孩子的智力;二是培养孩子的习惯。我们称其为“幼儿启智”和“养成教育”。和其他早教机构的区别在于,我们不光给孩子带来快乐,还要让孩子变得更聪明一些。其实孩子原本就很聪明,只是要把这份聪明开发并保持下去。同时,我们认为孩子的习惯养成亦十分重要。习惯养成绝对是要从小开始,等到长大之后就很难了。去过日本的国人大多感觉日本人的素质普遍比较高,这和他们幼儿时期所接受的“养成教育”是密不可分的。

我想中国的家长也是一样,都希望自己的孩子在社会上被人看成教养好的孩子。但他们不知道怎么做才能达到这一步。我认为,培养孩子有教养不是花多少万元把孩子送到某个英国贵族学校去接受特殊的教育和训练,那只是表面的一些事情。关键是要从小培养孩子内在的一些东西。其实在中国的历史上,清朝之前,我们中国曾是一个非常讲究礼仪和文明的国度,我们的士大夫,那是有很多讲究的。也就是到了近代,尤其是近几十年吧,那些好的东西几乎全部全没了。我们从七田真的传统理念里面还可以看到一些中国传统文化的影子。那是因为七田真老先生小时候在中国生活过,接触过《论语》、《三字经》、《弟子规》等中国国学,中国的优秀传统文化对他的影响是很深的。”

 

资金和人才是幼教事业发展的关键

笔者问马老师,在创业的过程中哪些问题是关键?如何面对它们?

“我觉得困难有几个方面,首先是资金问题。我们是做直营,像这种行业如果想解决资金问题最快的就是加盟。收加盟费由别人去管。而如果像我们直营的话,速度就会很慢。因为我们要严格保证我们的教学质量,我们尽我们最大的努力关注每一个细节。比如说我们一堂课比如说有18个环节,每个环节都要至少准备7套教具。在不同的年龄段和不同的时间段都要有变化。而不是这周和上周,这个月和上个月内容都是一样。如果这样,孩子会很快厌烦的。这些东西要做下来,实际上是一个很细致和很大量的工作。

另外,我们使用的小教具,从成本上讲是蛮高的,因为都是从日本进口的。我们即使知道它们是中国生产的也要从日本进口。因为它只要出口就会经历各种质检。我们自己没有一个那样的检测机制,也没有专业能力去判断这个小小的玩具菠萝放在孩子嘴里会不会出现问题。但是只要这个玩具敢在国外的市场上销售,我们就不必担心它有什么问题。因为日本对质量的管理之严是几乎是神经质的。所以我们宁可花这个钱,从日本买回来。所以在这几个小细节上就能看出,在教学细致程度和教具质量上我们还是严格把控的。也因为综上原因,我们的现有资金就决定了我们的发展速度不能太快。

第二个问题是人才的问题,因为是我们自己做,怎么把教学人才培养出来,不让他走样,这就成了事业发展的关键。我们在选择和培养幼教老师上相对比较严格。我们老师四分之三以上都是学学前教育毕业的,而在北京则是百分之百。我看过其他幼教机构的内部手册,他们招老师如同招“演员”,主要要求有语言能力、有亲和力、有表现能力。但我们认为作为幼教老师重要的是还必须懂得儿童心理,要懂得儿童这个成长阶段需要什么东西。这是七田真老师的基本素质。这一点决定了从进门开始我们对老师的要求就比较高。新的老师进入到七田真都必须接受两个月的培训,然后还要接受各种考核,考核通过才能成为七田真的老师。

    我们现在的教职员工共有180多人。设有自己的制作幼教教材和教具的研发团队。还有自己的培训中心,里面的高级培训师都在日本接受过教育和训练,持有七田真的高级培训师执照。我们的老师则有教师执照。我应该是中国大陆第一个拿到七田真教师执照的人.